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76|回复: 66

[小说] 巴黎公社第一章巴黎在一八七一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8-11 16: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世界历史记载:在1870年7月,法国和位于其边境不远的普鲁士发生普发战争。两个月后,由拿破仑二世挑起的战争被普鲁士军队打败。法兰西第二帝国因皇帝的投降,就不存在了。1870年9月2日,巴黎人民举行了起义,推翻了拿破仑二世,组成了第三共和国。可是,资产阶级共和派和奥尔良分子派组成了新政府,称为:国防政府。把由巴黎人民推翻拿破仑二世留下的政权占据了。不久,德国普鲁士军队的进攻又开始了,因为,德国当局不满足于仅仅是法兰西皇帝投降就了事,而没有获得实际利益的心态。就继续进攻巴黎。1871年2月,巴黎被围困了四个月,国防政府就忍受不了了。和德国签订停火协定,并同意向德国赔偿50亿法郎,割让阿尔萨斯省和洛林省一部分土地跟德国……
   一八七一年三月十五日,在巴黎市政大厅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政府首脑,他就是:阿道夫。梯也尔。他身着棕色的毛料燕尾服,一张肥胖的圆脸,一副油光水滑的狐狸身子,和一假头卷发。他这时坐在舒心的靠背、红木椅子上,面前就是光滑发亮的办公桌。他坐在椅子上,擅长算计的梯也尔在思索着什么?随着巴黎人民起义,推翻了拿破仑二世政府,马上就被资产阶级政客夺取了革命胜利的果实。梯也尔代表的是:资本家、贵族、富豪的利益。他把穷苦的巴黎人民当草芥,不会有丝毫的怜悯,是一个有的放矢的政治无赖。此时,他在动脑筋,是因为心里不踏实。要知道:他并不是要为巴黎穷苦市民着想,他心里非常不安。他清楚地看到,或意识到:自从新政府和德国签订定了赔钱、割土地的协定,原来对旧政府的腐败统治不满的巴黎人民对新政府的这一举动可能存在同样不满,这使梯也尔看到在这样的统治下,有危机。新政府将面对着来自巴黎公社的另一个权利的挑战。对这一隐形的情况,梯也尔已经感到坐卧不安。
梯也尔想道:如果让这些工人和国民自卫军(以工人为主的军事部队)存在下去,那么,就会出现和我们新政府军对着干的情势。不,一定要弄掉他们。想到这里,主意坚定的梯也尔马上差人把政府军司令让.伊里特喊来,然后,他就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12 17: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法国政府首脑梯也尔


       “阁下有什么吩咐?”长得一个盘子脸,鼻头发红,脸上肉膘膘的,鼓圆的肚皮上紧系着一根宽皮带,对梯也尔言听计从的伊里特非常恭敬地问。他把自己打扮成十分效忠的奴仆样子。
“你马上派出政府军,把巴黎的国民自卫军的枪支、炮,全部缴械。”
“遵命!”
“立刻去。”
当伊里特司令下去,执行自己命令后,梯也尔才踏实。具有多年政治、军事经验74岁的梯也尔明白:只要政府军解除了国民自卫军的武装,那么,这一帮由穷工人组成的军事部队就对他和他的政府没有任何威胁。骨子里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梯也尔对于法国的敌人百般顺从,贪生怕死的他不惜用领土来换取资产阶级政府的存在和自己的权利延续,而对于自己的法国同胞十分的凶狠,并毫不留情灭掉他们。
就在刚才,在梯也尔发出的缴械国民自卫军武器的命令在一天后,就是第二天,他在富华的首脑办公室里,十分企盼着后来的消息。过了近一个小时,政府军司令伊里特一脸失望地跑了进来。
“报告阁下!”他停住,略低他光滑润白的盘子脸。
“什么?”
“派出去收缴国民自卫军的士兵、军官,没有敢收缴那帮穷小子的枪炮,也没有按照阁下的命令行事,有些军人竟然和他们在一起,看来是和他们一条心。”
梯也尔听到这个非常惊异不好的消息,使他的心情坏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13 17: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缴械


         但是,他马上想道:看来,政府军里有人通国民自卫军。这样要不了多久,就会反过来对着新政府,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很可能在不久就会合起来推翻我的国防政府。嗯,先不慌,还是要办这一件事。嗯,在巴黎西城的两处地势,非常有用,它们是:蒙马特尔高地和梭蒙高地。他想到这里,双手抱在胸前,向办公桌那边的毛绒地毯上走去。他想道:
“对。把这两处高地炮台上的山炮收缴了,这样,他们就不会用炮来对付德国人,然后把德国人激怒向巴黎进行攻击,这样自己的命就保不住了。他想到这里。
立刻就转身,快步走过来,对伊里特说:
“你马上带着政府军,把蒙马特尔和索蒙高地上的炮收回来。”
伊里特司令有些迷糊问:
“这是为什么?”
“你 快去!”梯也尔非常内行马上用右手食指戮了一下伊里特司令丰满胸部。然后,伊里司令就走了。
接着,梯也尔似乎感到不对。为了不错过时机。就几步扑出门去,叫喊道:
“伊里司令,你回来!”好像伊里司令快没影似的。
然后,伊里司令就回来了,到了梯也尔面前。他不清楚,自己被梯也尔召回的原因。
“你现在不要去。”
“为什么?”
“你最好晚上22点之间去。”
伊里司令马上明白这话的含义。就向梯也尔敬礼,走了。
那么,梯也尔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呢?他感到:如果伊里司令这个时候,带人到两个高地一一一蒙马特尔就和索蒙高地,就会马上被人看见,这样,他们的收缴行动就会受阻,干不成。他知道:这两高地一侧,全是苦难的巴黎穷苦、饥寒交迫的工人,他们支持国民自卫军。当然会阻挡对他们不利的事的发生。而晚上去正好,大家都睡了,政府军就可以行动,到守卫在两高地上的国民自卫军面前全部把他们拿下,把多门大炮撤走,这样,不会引来麻烦?所以,梯也尔就踏实了,他感到这个主意非常好!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16 16: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迪埃


       三月半夜的巴黎,在它西边有一座又大又陡的高地,这里就是蒙马特尔高地。再相隔不远还有另一个高地叫索蒙高地。两处高地上面驻守着国民自卫队的炮队,分别有一两百门大炮对着不是太远的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的边境,这里唯一是法国巴黎离普鲁士最近的地势。这时,在蒙马特尔高地上,炮队队长叫迪埃,他28岁,生于一八四二年六月。巴黎
自从两个月前,发生了巴黎人民推翻了拿破仑二世的事件,原来一直都饥寒交迫的工人,就组织了国民自卫军。正直、诚实勇敢的迪埃就被选为国民自卫队第九大队的队长,他下面还有第一小队长尼古拉,第二小队长丹克。

他们三个都是巴黎的采煤工人。多年来,无法忍受凶横的资本家老板长得肥滚滚的马蒂尔的剥削,在三个月前,参加了巴黎人民起义,推翻了旧王朝。现在是资产阶级改良政府当政。据世界历史记载:只要那个国家的人民发动一次革命,打倒了原来的旧政府,都是被擅长截取革命的胜利果实的资产阶级阴谋人夺得领导权。因为,这时的人民没有任何的经验,也感觉不出来,以为他们从此就过上好日子。只有用血和生命来换取革命斗争的经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21 17: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和公社战士一起


         这时,迪埃队长身边、四周、都是架设在地上面对着温和夜色的炮管的一排的炮,而公社的战士大多在炮座旁,有的睡觉,有的坐着聊天等。迪埃队长就走到公社战士马迪和保罗的身边坐下。他看了看在炮台边下左右两侧沿炮台往两边延伸开的小半侧的、巴黎美丽的温存之夜,那散布在夜色里的低矮的平房,在散开,或集中一起的星星般的红黄色灯火,在春夜里,这些灯火是那样的迷人!温和的夜风吹在他们脸上,平静的炮台和下面的有灯火的房屋依偎一起的情景,感到是那样亲近。还有这空远而美润的巴黎春夜……
       “福尔,我听说政府军昨天在色当,想把那里的自卫队的枪缴了。而有些士兵,没有这样做,却是不服从军官的命令。”战士保罗说。
“这样好,”尼古拉小队长说,“这些士兵是有良心的。”
“但是,这样不服从司令的命令,他们会被罚的。”迪埃队长担心说。
“这的确是一个惊人的举动。”尼古拉感叹道。
“我相信,在我们人民的支持下,我们是不会怕政府军的。”保罗说。
“你看看,”迪埃一下就气愤了,说:“政府有什么能力,他们就只知道向普鲁士投降、赔款。”
“他还不是拿我们穷苦工人的血汗钱,去送给普鲁士。”尼古拉嚷道。
一时没有说话的丹克小队长说:“他对外国没有办法,倒对我们工人、自卫军有法。”
“这个该死的政府!”他们都气愤地嚷道。
他们在那里气愤地聊了多久,迪埃队长说:
“你们几个呆在这里,我去巡查一下。”
“你去嘛,队长。”
迪埃队长就拍拍他俩的帽子,非常亲近的,就在他们身边站起来,向东侧的炮台走去。他看完炮台,觉得:再回到保罗他们那里,有些早,就想下炮台高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22 17: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玛丽莲和迪埃

         迪埃队长就慢慢地走下来,看到了在侧边巴黎工人房子的黑越越夜色里的一小土包,坐着一个姑娘,他是认得她,叫玛丽莲,21岁。她的爸爸十年前是:巴黎煤炭厂的穷苦工人。后来得肺病无钱看病,死了。就剩下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玛丽莲。
把国民自卫军当着自己亲人的巴黎人民,就跟中国人民把解放军看着亲人一样。在三天前,衷心拥护和爱戴自己的队伍的巴黎平民,看到:自己的队伍把沉重的大炮,往高地上运上去,很吃力,玛丽连看到了,就喊来附近的妇女儿童,帮助自己的队伍,把大炮一起推上两个高地。巴黎人民把国民自卫军看成是自己子弟兵,这一情感,就跟中国人民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当着自己亲人是一样的。
“玛丽莲!”
要到半夜了,法国漂亮而善良的姑娘,没有睡,想出来走走。21岁的玛丽莲听到自己侧边的夜色里,有人招呼自己,就侧身来,看到迪埃队长已到她的身旁。
也看到:一些从在他两近处的巴黎低矮的房屋门窗里发出的微弱蜡烛光照到了迪埃诚挚英气的长脸上。
“你怎么下来了?”玛丽莲问。
“我刚才去巡检了炮台的士兵,就顺便下来。”
“哎,”玛丽莲感叹道:“这推翻了拿破仑二世,我以为我们都有好日子过了。可是,好像更以前差不多!”
“玛丽莲,你要相信我们国民自卫军会带给大家好日子的。”迪埃安慰她。
“是呀,这推翻了拿破仑二世以来,你们自卫军就辛苦了,日夜都守在城里。”
“现在的日子动荡。”
迪埃又说,他看着玛丽莲姑娘。这时,玛丽莲的脸习惯性地转过去,看到了有人在高地下的街上,在黑莹莹的夜色里,匆匆地往这个反向来。
玛丽莲忽然说:“有人。”
迪埃队长有些惊异问:“哪里有人?”
“走。”玛丽莲说,就伸出手拉了在惊异中的迪埃队长左手,两人往高地下的前面黑阴阴的大道跑过去。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31 17: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阻挡政府军


        迪埃队长非常快地用自己身子挡在政府军的前面。
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政府军的上尉回答:“奉伊里司令命令,收缴自卫军的大炮武器。”
“你敢!”迪埃队长喊道。坚决用自己壮实的身子挡住政府军不准他们上蒙马特尔高地;并把玛丽莲一把拉到自己的背后,他怕一打起来玛丽莲受到伤害。
“让开!”上尉威严地喊道。
“不。”迪埃队长绝不退让。
“跟我上!”
“谁敢上!”迪埃大喊道。玛丽莲也激动,高声大喊道:
“快来人呀,有人要缴大炮了!”她连续大喊,把附近的人民招来了。大家都堵在政府军前面,都叫喊;
“不准把炮拉走,这是我们工人的。”
“我们必须拉走!”带队的军官强硬地喊道。
“不行!”巴黎人民齐声喊道。
大家都争执不下,也看到人民多,军官就只好懊恼地把军队撤回去了……
      政府军司令伊里在深夜一点多钟,亲自到梯也尔住的十分豪华的宫殿里,请求仆人把在酣睡的梯也尔叫醒。
他非常担心,似乎更为自己的首脑担心,就走进去:
“阁下!“
尽管,梯也尔讨厌有人来打搅他,但是,现在他的位置并不稳定,所以,还要费心。他一边穿他的丝绒舒服的燕尾服,一边下床和伊里走出卧室到了外房。
“阁下,派去蒙马特尔和索蒙高地的士兵被那里的人围住,只好逼迫退回来。”
梯也尔听了非常的震惊!
然后,伊里司令又说出使他更恼火的消息:“一些政府军叛乱了,不肯缴获国民自卫军的枪炮,还和市民搞在一起。就是刚才,几个小时前,自卫军已经占领了巴黎市的全部交通要道。”
梯也尔沉默了,他马上意识道要尽快脱离这里,否则被镇压。他抬起脸问:
“现在政府军还有多少兵力?”
“十个师。”
“他们忠诚政府吗?”梯也尔立刻问这一非常关键问题。
“你放心,都听命你的指挥。”
“你马上去,把政府里的军政重要人员、主要部门、警察,从明天起立刻撤出巴黎到德国人控制下的凡尔赛。”
“遵命。”
然后,伊里司令就出去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5 17: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连夜出巴黎



        梯也尔马上收拾家眷,在半小时内,连夜离开巴黎。
在载着梯也尔的四轮马车离开了一片凝黑而深夜的巴黎。一出不平静的巴黎城和车轮后还有稀微的点和块状的灯火,还有映衬在黑黑不高的城墙上一些错落忽高忽低些教堂的尖顶和有些楼房的轮廓,随着四轮马车的匆匆前进,也渐渐被银黑的夜色淹没了。梯也尔一下恼怒起来,他觉得他还没有做上几天政府首脑,就被逼远离他乡。这个歹毒而狡猾善变的小人发誓用最严厉的手段重毁掉巴黎公社。
他到了位于法国西南的凡尔赛,这里仍旧在德国普鲁士军队的控制下。
那么,他为什么要到这里?目的是什么?他的目的是:想通过这里的德国军方,提供攻击巴黎的武器、信息基础。他非常清楚:尽管巴黎工人起来了,可是他们缺乏政治经验
这样,就会散失一定的优势。他可以利用这一巴黎公社的弱点,加紧在一段时间内,开始对巴黎公社的反攻。
他感到:对巴黎的围攻应该在短时间内进行,因为这个时候,法国全国各地还没有受到影响,这样就容易分割开来。他觉得自己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和德国政府合作,接着做这件事一一一对巴黎公社的毁灭。
德国政府是资本主义国家和法国一样,它们利益是一样的,是不会容忍一个新生的民主政权来和他们对抗的,这就是西方列强。他们为了相同的利益,到关键时候异常团结的最根本原因直到现在都是。
梯也尔是一个办事非常利落、又及时的人。他到凡尔赛是早晨7点。他决定见德国普鲁士占领下的法国凡尔赛的驻军德方司令哼克尔。他一下车来到位于凡尔赛城中的司令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9 17: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一个对付巴黎公社的共识达成


         他到了士兵的跟前,用德语说:“请通报一下哼克尔司令,梯也尔有急事来见。”
士兵说:“司令在睡觉。”
“请你一定要通报一声!”梯也尔不顾自己是阁下首脑的面子,鞠了一躬。
然后,不久,梯也尔获得会见。
亨克尔司令对于梯也尔来打破了他的睡眠略有些不悦。两人聊了几句,
梯也尔向亨克尔讲了巴黎公社的成立,说这是我们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大危险,如果不早点灭掉,它会发展壮大,威胁到法国和德国以及别的国家。然后,哼克尔当然有压力感和危机感。看到他赞赏自己的观点,梯也尔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
“司令阁下,现在的巴黎成了工人和自卫军的天下了。”
“就是说,成立了一个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府。”亨克尔意识道:这是一个梯也尔不能面对的社会运动。他也感道:他占领的法国凡尔赛会不稳固。看来,需要和梯也尔联合起来。
“巴黎公社的宗旨就是要消灭资产阶级、不平等的社会制度。他们要废除我们的议会、公司、银行,统统捏在他们的手心,我们会没命的。”
“别说了,你想怎么办?”亨克尔直接问。
“我们必须联合起来,毁灭巴黎公社。”
“很好!”
……
面对新生的巴黎公社,一个与资本主义政府持不同观念的政权,德国政府和梯也尔将怎样对付他们,又将使用怎样的手段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12 17: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晴朗自由的巴黎城


         一八七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这天早晨,巴黎的天空漂浮着洁白耀眼的白云,而在白云的四周是一片春日明媚的蓝天。春日的阳光照到巴黎城非常平矮的忽高忽低的房屋上,
清新的晨风吹遍了巴黎城的每一个角落,巴黎新的一天来临了,你能闻到巴黎的优雅的气息,感受到巴黎城的喧嚣和繁杂,洒满金色阳光的直立在洁净蓝空上的教堂的尖顶,还有在教堂里做祷告的基督教徒是那样虔诚,在很远,也能听到从教堂里传出的响亮的钟声。人们在房里做早餐的忙碌的身影,在街上来去的人民的脸上都浮现出真正喜悦的笑容。
“玛丽莲,你用过早餐没有?”一个邻居大嫂问在门边坐着的玛丽莲。
“我妈妈在做。”
“我早已吃过了,还喝了茶。”
“为什么?”
“你忘了,今天是选举巴黎委员的日子。”大嫂回答。
“这种大事是不会忘的。”
脸上含有喜悦的大嫂说:“我天还没有亮就起床做烤面包,还一点不累。哎!这是巴黎公社带跟我们好日子,我知道。”
“我们平民终于有了自己的选举权,这连过去是不敢想的事。”玛丽莲感叹道。
“我从长大来,都是看到那些富人、资本家的大人才有选举权。这样的世道该换一换。”大嫂不满说。
稍后,她有些等不得地又说。
“哦,我要早点去。”
“你快去吧。”
“你要快点来!”
然后这个大嫂就转身往巴黎市政大厅广场方向的街,高高兴兴地较快走去。这时,玛丽莲也看到人们三三两两地从她的旧的黄门边的铺有石板的街道上往前面大街走去。她就从门边的一根小凳上站起来,回到房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漫天雪文学论坛 ( 皖ICP备20001937 )

GMT+8, 2024-6-17 21:03 , Processed in 0.11328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